【北海街炸嘢摊】独爱这个味,杠精不要来!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bet-sunbet登录入口
北海街炸嘢摊

北海街有超多好吃的面的菜的炸嘢摊

赶快往下看看那此你还没吃过

( 杠精并非 来搞屎棍哈)

   老梁烧烤   

老梁可能只存在然后我我人的口肩头,然后我也然后我我 听说这家炸嘢好吃的面的菜却老要都没找到,前两年有另一俩个多机缘巧合我找到了!牛筋和牛肉串甜得是招牌,鸡尖炸的连骨头都酥了,再撒上点辣椒粉,够我慢慢啃半小时了



推荐:牛筋、牛肉、空心菜

味道:niao niao的咸酱~

地址:渔港路(博华医院路口进去老要开看过过了)

   人民剧场-百草堂   

人民剧场的炸嘢也否是炸嘢中的典范了,开了几十年,从有另一俩个多越来越名字的小摊转型成功,先在宁春城8楼开了一家分店,又在北京路祥和大厦楼下开了一家分店,环境后该 小而精类型的,跟我说它是北海街炸嘢一哥,越来越反对吧?

推荐:牛筋、鸡腿、鸡尖

味道:炸的fu fu的,刷上秘制咸辣酱,啧啧啧~

地址:①人民剧场旁边 ②祥和大厦一楼 ③宁春城8楼

   三角铺   

说三角铺可能知道的人越多,然后说芳华甜品门口,估计越来越北海人谁能谁能告诉我吧?然后是有另一俩个多外地阿姨租芳华甜品门口一平米的地方摆的有另一俩个多小车,今年可能是本地人在经营了,味道倒越来越越多的变化,最重要的是牛筋7毛钱一串!!现在哪里还找得到越来越实惠的?每次去后该 买80串再打包一碗糖水,20多块钱舒舒服服吃饱饱~

推荐:牛筋、鸡腿、鱼腐

味道:甜辣酱、咸香、外酥里嫩

地址:芳华甜品门口

   肥姨烧排  

肥姨烧排可谓是几经波折了,然后在皇都门口拉台小车摆摊,上面百日整治然后搬到华美广场对面,开张还越来越一年又搬了!不过人们歌词 這個“死食隆”无论她搬去哪里我后该 要找到它的,我最喜欢吃肥姨的烧排、四季豆和芝麻水。烧排是炸完再烤的,外酥里嫩,不过有然后失手了就...(很少失手),芝麻水甜得绝了,吸管×进去就飘出浓浓的芝麻味了~

推荐:四季豆、烧排骨、芝麻水

味道:甜辣、蜜汁

地址:民航大酒店马路对面

   地角-哦晚  

像我這個烧烤爱好者,哪里有好吃的面的菜的都能闻得到!住在上海路后该 隔着有另一俩个多北海去地角,然后我我 为了吃它!从阿姨在路边摆小摊开使英语 英语 就老要吃,当时连座位都越来越,就蹲在小路边吃。上面终于开店了,不过阿姨可能不炸了,升级成“技术指导”了。这里除了别家炸嘢后该 的牛筋、包菜还有二层肉,裹上生菜一口闷,肥而不腻,香啊~

推荐:包菜、牛筋、二层肉

味道:咸香、二层肉肥而不腻

地址:福润超市上面

  快三秒  

六年级开使英语 英语 帮衬的小店,到现在也十几年了,那里的炸鸡排甜得吃起来着实一般般,久不吃了又想的紧,鸡排是裹上面粉炸的,所含微微的奶香味,加了酸梅酱然后一点后该 腻!招牌的还有炸香蕉苹果苹果,自从一中后门的那个阿叔不做然后就不不 这里有炸香蕉苹果苹果了,哭哭~

(问了一圈都越来越照片,终于在百度全景地图截图到)

推荐:鸡排、香蕉苹果苹果

味道:裹上面粉炸、酸梅酱

地址:和平路(二小斜对面)

  妈仔炸嘢  

然后一中后门的妈仔炸嘢你还记得么?一下课就成群结队的过去吃到饱,根本不须要吃中午。最喜欢那里的鸡柳和包菜,不太甜酱汁邮包着它们,好食啊!也算几经周折了,从然后开在一中后门,到厕所旁边(然后搬到厕所旁边还去吃了两次呢),现在终于在长青路一家包子店门口“安家落户”了~

推荐:包菜、鸡柳、空心菜

味道:被甜酱邮包的蔬菜

地址:长青路(具体地址点击链接查看

   妈仔鱼腐   

二小旁边的妈仔鱼腐甜得是北海90后的后生仔、后生妹的回忆杀!从小吃到大后该 的话而已的,我记得我开使英语 英语 食妈仔鱼腐是小学5年级,从一块钱一串鱼腐吃到三块钱一串!我骄傲什么时间?着实然后我我 一家不够5平米的一家小店,但却承载了无数人的人们歌词 的青春啊~

推荐:鱼腐、牛筋、牛腐

味道:甜辣牛奶营养价值!甜酱敲好吃的面的菜~

地址:二小随近(鸿桦渔港马路对面)

  新宠代表-卡可可、北里花里 ·院子炸嘢 

看过前面然后我我人们歌词 可能要问了,除了那此家喻户晓的老店还有越来越那此别的推荐,有的! 和平路的卡可可  广场东里的北里花里·院子炸嘢  是目前我发现的两家新宠店,卡可可炸的偏干一点,比较推荐牛筋。北里花里超级推荐包菜,这里牛筋的膻味比较重。

推荐:卡可可牛筋、北里花里包菜

味道:裹上面粉炸、酸梅酱

地址: |卡可可|   和平路(和快三秒并排)

         |北里花里| 广场东里36栋103号

question

想问问广大的吃货们知道北海街哪里还有好吃的面的菜的纯炭烤的烧烤摊么?自从长青路夜市“收皮”然后,就很少吃到了。知道的童鞋赶紧留言谁能告诉我呀!